我決定了

像夏天決定了雲和陣雨

海邊可以在任何一個方向

人生不過是本寫不完的書

誰說昨天一定是序

明天必定結局

 

風很會打拍子

遠行不需要口號

繞過假裝正直的地圖

我們只要開始邁步

海就不會無聊

 

廣告

 

像我之前在FB裡說的, 這系列幾張是08年在香港玩時拍的。 當時是興高采烈去到了女人街逛逛。 我當下看到真的以為有人受傷了。 後來才發現不太對勁, 原來是個小兒痲痹症的男生在乞討。 其實, 格格在FB裡的留言說得真好。 然而我當時一旦知道他在乞討, 就對自己心說: 哦。 也就接受了他在太陽底下高溫的躺在滾燙的粕油路上。 我給了他一些錢, 我並不太知道該不該拍。 後來忍不住離了一段距離“偷拍”了。 

過了很久, 在我遺忘了一段日子。 那天整理照片的時候, 又看到了。 這張照片沒有要批判甚麼, 因為包括我自己, 世界很早就已默認了這種讓人無聲啞言的寂靜。。。我真正想要表達的, 就是這種寂靜。

 

 

謝謝大家的關心。 情緒會一直都在。 對於無法改變的事實, 就算始終反反复复地不能接受它, 我們其實還可以選擇去忽視它, 一分鐘兩個小時三天的去忘記它。 

在"life is very sad" aka 「生活很難過」的時候, 蛋堡的beat一直是讓我繼續下去的動力。 很開心的看到連金曲獎都以入圍來做為對他的音樂的肯定, 雖然他沒拿最佳新人, 我還是覺得這是我在2010年最美好的發現之一。他兩張專輯的意識形態和理念, 其實完全不輸阿密特。

有人說過, 長大的定義就是開始擁有秘密。 我另外深切地認清, 我現在其實甚至於發脾氣時, 都沒法誠實地,  將無處理過的情緒發洩出來。 所以啊, 任何能夠失重地忘記去壓抑自己的時刻, 都是所謂人生景色中最柔和的光暈——

明亮。 無重力的燦爛。 屬於印象派的溫暖。

真要命。我在一個很壞的時機對一個人發了脾氣。 糟糕的時機是指, 當時離他理當快快樂樂過的美好生日結束還剩一個半小時。 更糟糕的是, 當中並沒有存在著誰對誰錯的典型爭執。 舉個比方來說, 對那永遠背不完的圓周率發脾氣是想怎樣。 所以我冷靜後想了想, 我其實一直真正想發脾氣的對象應該是, 神祂老人家。

『神一直忘記賜給我們該快時慢, 該慢時快的人生要命的緩沖期。』

這就是原因。 然而這也可能是最難反證的藉口。 很多年來我因一直耿耿於懷那些怎麼也放不下來的責任啊, 包袱啊, 我其實一直不太快樂。 當然讓我走不出去的關口就是, 照別人來看, 我應該是要開開心心地每天享受著加州陽光才對。 所以古人是最聰明的, 講的話往往比牛頓講的還對。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八個字, 講完。 連神都辯不過。 

我也因為這樣, 幾乎都把那些開頭都是三字經或幹啊或問候人家媽媽的苦水/自艾自怨習慣地往腦裡塞, 讓自己的左腦和右腦互相開解彼此。 甚至在這個私密的荒島, 講起這個的次數寥寥無幾。 近年來幾乎都將所有情緒化成隱澀的照片或斷句。 我甚至有點對講電話這件事感到莫名的反感。 更明確來講, 我大概已經無法不管三七二十一地, 誠實的表達自己。 

啊, 離題了。 回到第一段, 我自發完無聊的脾氣之後, 馬上要硬壓下來(這是所有身為老大必練的基本功, 當然內傷一定會累積成疾), 轉換心情還有聲音的表情, 打了個遲到很久的電話給正在這裡出差的中學死黨阿寶。 掛電話之後, 大概超過臨界的臨界點已很多, 我一定要出去「散心」, 在我還可以發出正常聲音說話的時候。 這時我真的很慶幸。 我的老婆很讚。 她可能沒看出來, 我也不需要煩解釋甚麼, 就可以自己出去吃飯看書, 然後再看場想看了八百年的電影。

 

一部好電影可以解救無數靈魂。 我說的。 謝謝你的美好—— 今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The Secret in their Eyes" (El secreto de sus ojos)。

我看了其他入圍的兩部"Das weisse Band", “Un prophète", 我也覺得這部阿根廷片更好。 幾乎讓我想起了當初看"The Lives of Others"的那種酸到臉頰, 雞皮疙瘩不止的感動。 高層次的藝術就會有這種魔力。 然人完全沉浸在虛擬的世界, 噢不, 應該是讓人切換了真實和虛擬世界的開關。。最後的最後, 一切都不重要了。 為了能夠再與自己 pasión 契合的美好事物邂逅, 每一天就像甚麼一樣卑微地自艾自怨地過也無所謂了。 連那些讓自己一直無法親口對任何人侃侃而談的原因, 其實也不是甚麼了不起的秘密了。 

 

正, 生日快樂。 

 

我說親愛的

在夏天與夏天之間

不妨就讓光線緩緩地

攤開連泛黃都很好看的我們

誰能幫忙檢閱看似怎麼選都錯的選擇題

尤其最後那道最短卻最難的——

「怎麼你都不在我身邊」

 

 

2009. Dec

Château de Versailles

在荒島消失已久。 可不是因為失望於方大同終究始終沒有來這裡留言的關係。 儘管我千方百計地塞給他那些我滿自以為豪的攝影。

這六七個禮拜, 家人自太平洋另一方風塵僕僕飛來。 然後, 開始重新適應很熱鬧的家庭生活。 下班回家後就有飯菜端上餐桌的生活真的很棒。 不, 應該是先要說, 餐桌開始看得到桌面然後終於被用來吃飯的感覺很讚。 生活從此規律, 早睡早起。 上網則變成像是周董最新的專輯, 「有空才來」。。 

然後呢, 時間彷彿發現了牛頓定律裡的加速度的存在。 旅行, 回來, 再旅行, 更長的旅行, 回來。 當然是值得的。 因為那些reunion trips 不知何時會再發生。 只是很累。 在十幾天身兼司機導遊「獨人表演」開了四千多公里以後, 連十二人座位的車廂蔓延的沉默都無比沉重。 一切美好事物的發生都必定存在著等重的代價。 而那種代價其實就是構成了所謂人生最重要的一塊。

儘管我不是將天下為己任的郭靖, 儘管我更像是獨來獨往高唱我歌的令狐冲, 我現在回顧記錄那些旅行的照片, 那些疲憊感彷彿像是漸漸消失在雨天之中的傘影。。 忽然間照片中有些笑容如射透烏雲中的陽光, 讓人覺得說就是因為全身都徹底地濕透了, 所以顫抖的軀體才能夠誠實地迎向那讓人開始發燙的溫暖。 

 

 

在我比大多數人認識到他之前就已經在這個blog向大家狂薦方大同將近三年之後, 我終於要去見Khalil本人了!!

明天的是VIP簽名會, 我希望我這次不會像Eason那時緊張到講不出話來。。我真的很開心。 在短短幾年, Khalil已經成為亞洲華人最具代表性流行音樂人。 最難能可貴的, 像他的好朋友蕭敬騰一樣, 幾年暴紅以來, 他們對音樂的熱忱和堅持毫不被五光十色的娛樂圈影響。。。

現在倒數, 十九八七… 我一定要寫手卡, 我大概有二十個問題/Topics要和他交流。。我難道要送他我最滿意的攝影?? 還是他喜歡玩具狗熊?!!

大家請為我祈禱說security比我小隻也打不過我。。  我會代表也喜歡他的 你你妳妳妳他他它還有祂 向Khalil大聲問好的!

 

 

可能最近剛搭了Virgin America的班機, 紫色的機艙座燈再配上讓人懷疑飛機翅膀會不會酥掉的hip jazz…

所以蛋堡的beats非常對味. 大概反覆聽了幾十遍以後, 2010年我的iPhone正式被這好聽到連冬天都把雪忘掉的音樂俘虜. 配樂編曲grooving順到靈魂一不小心就會滑出太陽系________

 

 

神一直忘記賜給我們該快時慢, 該慢時快的人生

要命的緩沖期。這世界黑暗得太耀眼, 生活開始

被接擁而至且意義晦澀的引號圍困。 連堅持越來

越像無賴, 當寂寞都急需合聲,

 

每一次回頭, 妳都一再提醒我, 就算在有限的人生篇幅中不斷刪節/跳章/離題, 都遠比長篇大論的自艾自怨來得心安理得!

 

p/s: 這篇本來是要在0315時post的。 只是那時身在越夜越耀眼的Vegas。。這篇文有inspired by 陳奕迅的歌「給你」, 里面有一句 : 連堅持都像無賴, 我不問自借。。還有張懸寫的「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啊│我失去的都是人生」